您的位置: 二连浩特信息网 > 星座

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七章 试探(二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10:55

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七章 试探(二)

冒着被熏死的危险,柳紫印提扫帚冲进猪圈。约十分钟,她又冲出猪圈,庆幸总算又逃过一劫。

铲屎官真不是人干的!

于猪铲屎官而言,最起码不是她能干的。

要不是圈里那两头猪嗷嗷叫起来震天响,扫帚娘又仅次于宠溺初吉一样喜欢它们,她真想每天铲屎结束,都暴揍它们一顿。

她什么时候干过这种活?实在是提神醒脑!每次走进去,她都唯恐一个不留神,会摔在那臭烘烘的地上。

但待遇,显然是天差地别的。

这不,她望一眼院中,炮灰两姐妹坐在桌边,一边嗑瓜子一边指着满地啄食的五只母鸡闲聊。

经过这两天的死去活来,她总算明白那天扫帚娘最后要送她走时,两姐妹为何立即倒戈。

感情,传说中“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,干得比牛多,吃得比猪差”那种人真存在。没错,真紫印就是。

她傻么?傻么?傻!

都是柳家的女儿,哪里不一样,老天爷,你说,你说!

“来娣,听小翠说,镇上鸡蛋现在可贵了,一文一个呢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可不嘛!你说,咱家有五只鸡。一只鸡,一天下一个蛋,一文钱。五只鸡一天,就能得五文钱。那一个月…不得五十文啊?”

“……”

听着柳招娣算数,柳紫印都惊呆了:这算数水平是结合前么?大凡够胎教水准,也不至于这样吧!那个‘老大傻、老二奸、家家有个坏老三’在她家根本不通用。这二丫,八成是把智商全贡献出来分给老大和老三了!别说,同是女儿,真不一样!

“喂!死丫头你看什么呢?猪喂完了是吧?鸡还没喂呢!”

“……”

呦呵!智商都负值了,还惦记使唤她干活?

她攥着扫帚的手紧了紧,喂鸡明明是扫帚娘和大勇爹上地之前交代给柳招娣的。难怪这家“盼、招、来”,急迫生儿子,要她是这懒丫头的娘,也得气个半死。

“你瞅啥?咋地,脑子不好使,活就可以不干了?这些活儿以前都是你的,不然你以为我俩为啥要留你?”

“……”

她忍,她再忍,为了保存体力、从长计议,她不发火。

一天就吃两顿饭,她每顿还比人家少个玉米面饼子,只有半碗玉米面糊糊。有劲儿干活,不被扫帚娘打不错了,要是浪费力气打人,日子真没法过了。

“还看!当心把你眼珠子剜下来!”

“你不害怕么?”

终于,柳紫印没忍住,还是冷冷地问柳招娣一句。

“啥?”

“你不是说我鬼上身、妖附体么!我……”

她的话才说到这里,就听见有脚步声将进院门,凭她的估测,这人应该是柳盼娣。

她心下暗道失策,自己的话,柳盼娣肯定听了个七七八八。这家里的人,除了很是偏心她的小人参初吉。满算上那五口,就属这柳盼娣最该防上一防。

“还学会犟嘴了?话是我说的,你怎么着!我看你脑子不但没坏,还好使的很!”柳招娣没看见大姐回来,跋扈样子立现。

“不是娘说的,我不能给初吉烧水。”她故意缓慢变化表情,低道。

柳紫印故意捡了柳招娣听不懂的暗话,这话柳盼娣定能听懂。

“你少搬出娘来压我,她可没在家。再者说,就算娘说过那话,和你喂鸡有什么相干?猪你没喂吗?”

“猪食是盼娣拌的。”

“她是她,我是我。我就让你拌,就让你喂!你敢不干?”

说着柳招娣已经站起身,双手叉腰,小小年岁骂街泼妇的架势十足。虽然招娣只说了那六个字,但听见身后脚步声略重了一点,柳紫印努力抿紧嘴角,不让自己露出笑容。

跟这傻妞斗,她要不完胜,都对不住自己顶正常的智商。

“呦!咱们家招娣今儿真威风!”

“大姐!”

果然,就算柳盼娣再怎么有心机,也毕竟是农户家十几岁的女孩。

她一开口,腔调就难掩的微怒。而招娣一听见她的话音,才像诈尸了一样,“嗖”地一下,站得笔直。

此时,柳紫印忍笑已经需要死死攥着扫帚把来转移注意力了。

她真怕自己不小心笑出声会引火烧身:啧啧,早怎么没发现逗逗这傻妞可以缓解郁闷的心情呢?嗯,看着她们斗,虽然不如直接动手来得爽快,但比干忍着过瘾多了。

“我是我,你是你?”

“不不,大姐,我的意思是…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年下,杀了猪,娘留猪肉,你不吃?年下,娘要炖鸡,是鸡肉你少吃一块,还是鸡汤少喝一口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看你是打算一直赖在家里,以后不嫁人了?娘出门时候,只让你喂鸡,你都推三推四的。要不这样,等娘回来,我和娘说一说,把这喂鸡的活分给她干。”

这回,听见柳盼娣说还要分她活,柳紫印并没有动气。这种反话,柳来娣都不会信,只有傻二妞才能当真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不过以后这猪圈,你来扫。”

“大姐,我不换。”

“不换?那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?”

“我这就去。”

果然,傻二妞没悬念地当了真,结果换来柳盼娣克隆扫帚娘的训斥

“你看什么呢?娘让你摘的菜,你摘完了?”

“大姐别生气,你嗑会瓜子,好好歇歇。我马上就去摘菜、洗锅。”

柳来娣很识时务,溜须拍马也很到位,且动作比二丫麻利多了。

“死丫头,你也别得意。招娣虽笨,但一句话说得不错。你想借着假装不记事躲活,只要我和娘在这家里,是不能的!”

“盼娣,我没装。”

她都没来得及从真紫印那“拷贝资料”,真紫印就雷劈化灰了。失忆这事,她还用装么?

“呵,真忘事,你咋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娘说了,咱们家孩子。属我岁数最大。总不能像他们一样,叫你大姐吧?”

瞧着柳盼娣好像抓住她“说谎”的把柄一般,她嬉皮笑脸地回了两句。

本来,柳紫印还觉得柳盼娣是个顶奸的妞儿,这会儿不由得腹诽:我是‘失忆’,不是小年痴呆好吧?┐( ̄ヘ ̄)┌

无锡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长治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乐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无锡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长治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