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二连浩特信息网 > 体育

补天道 千八零 临泰山压顶,当众志成城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44:33

补天道 千八零 临泰山压顶,当众志成城

站在望海台上的时候,原本有些欢乐的气氛凝重了下去。段凌夜也收了戏谑的神色。

“段兄……”孟帅叹了口气,“以后话不能瞎说。”

段凌夜嘴角抽搐了一下,并没有接着调侃下去,他没有孟帅那么心大,现在的全部心神都关注在海上迎面而来的怪物身上。

那怪物是他们在海上漂流多时,从没见过的。

一眼看来,段凌夜和陈前会想到异种大蜥蜴,而孟帅则想到了西方的巨龙。

鳄鱼一样的头,壮硕的肢体,还有隐隐可见的翅膀,都和西方传说中的龙恶龙一模一样。不仅如此,还有那标志性的火焰。

巨龙背上,竟不见土地,只有燃烧的火焰。虽然只是远远看去,却也能看到火焰烧通了半边天,红霞漫天,灿烂夺目。

然而看天上美丽,看龙背上的火焰,却已经感觉到其中的酷热和霸道,仿佛地狱里喷出的焚灭火舌,吞噬者万物。

如此火焰,已叫人心惊肉跳,更别说那巨龙本身,又是如此的庞然大物。

孟帅的神龟是经历过几次成长的,和一般的怪物比起,已经是巨无霸级别,但那怪物的身躯,又比神龟大两圈,何况神龟的体积都在壳上,那怪物却体型伟岸,相貌狰狞,看来更如狮子和山羊一般差距。

段凌夜道:“这家伙是灵兽的同类么?我指的是背负世界的那些灵兽。”

孟帅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这也许只是个单纯的……捕食者?”

背负世界的灵兽们,却就是独立的一群,虽然会弱肉强食,但本质还是一个体系,但因为他们所见所有的灵兽都有一样的习性和,只有外形的不同,以至于认定海上所有的海兽都是一类。但可不可能在这些背负神土的灵兽之外,还有专门一类只是捕食灵兽的猎手存在?它们是食物链上端的一环?就像是自然界中的鲨鱼和虾米,不是一个层面上竞争者。

如果是的话,那么一般的灵兽遇到了恶龙,应该是遇到了天敌了吧。

孟帅运了口气,再次仔细观察,道:“不过也不一定。还记得你的世界么?所有都是金属,那可算金之大陆吧?这家伙背上全是火焰,就算是火之大陆了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提高了声音,道,“别看它这么威风,本质上也不过是个残缺的世界罢了。”

段凌夜道:“既然都是残缺的世界,为什么差距那么大?”他也不想涨别人的威风,灭自己的锐气,但差距实在是一眼可见,若说没有,那就是自欺欺人了。

陈前一直专注的看着,突然道:“倘若也是灵兽,应该也是有主的。”

孟帅经他提醒,方注意到了那恶龙的神态。

之前他有过自己的判断,凡是有主的,都比野生的有灵性。野生的往往只有残杀的本能,而有主的会表现出更多的情绪乃至情感。这之间的差距,一望可知。

他目光下移,移动到恶龙的头颈,突然睁大了眼睛,似乎不可置信的又看了一遍,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段凌夜道:“怎么了?”他感觉到孟帅这口气中带着浓浓的抑郁。

孟帅道:“看来我们真是惹上了麻烦,不但是眼前的麻烦,还有以后的麻烦。若我没猜错,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不用担心无事可做了。”

一向乐观的孟帅说出这样的话,让气氛陡然往下沉了几度,连陈前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往下撇去。孟帅长出一口气,道:“不管了,火烧眉毛,且顾眼下。”他一伸手,一道光芒打在望海台的栏杆上。

叮铃铃――

铃声大作,响彻了黑土世界。

这是黑土世界的预警铃,是整个世界的第一道警报。也是孟帅为数不多的预防性建设,连冯源也称赞孟帅还是用心了的。

这铃声传的极远,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。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到的。它以修为实力为筛选条件,只有混元期以上,才能听到。即使是孟帅这样成立最早的世界,也只有一个土著能达到这个境界,也就是说,这主要是针对从海上诞生的人的。一旦听到铃声,所有人都要到望海台集合,做战备准备,这是黑土世界受到真正威胁时才会用到的措施。

这还是有史以来,预警铃第一次响起。之前遇到过不止一次怪物,孟帅却没有摇响过铃铛。因为之前遇到灵兽,都是神龟的猎物,直到今日,方有捕猎者出现。

虽然第一次启用,效果还可以,一盏茶时间内,人都到齐了。虽然时间参差不齐,来的时候也有精神不济的,但孟帅没有苛责――这是他自己的锅,他又没有强调过纪律,也没组织过训练,无组织无纪律

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不过在这一瞬间他意识到,这样下去不行,不然以后再遇到什么危险,他摇铃叫来的,也就是一群观众,连站脚助威都不会的那种。

现在来到平台上的有七个人,任盼盼,加上四个零零落落收的手下,一个布衣青年,虽然面目年轻,但头发半黑半百,显得发灰,人也有些沧桑气息。这是孟帅神土中第一个诞生的土著混元期,当初还是阴阳期巅峰,却已经高过侪辈太多,孟帅考察了一下,认为是个人才,心性也不错,将他带到神域中指点修行,助他突破混元,也算孟帅的学生。后来他学业有成,孟帅将他安排到神庭工作,专职收集凡间的情报,不归任何人统属,包括任盼盼,也算委以重任,这是孟帅在培养人才上唯一做的成就。

还有一个,就是冯源,一个凡人居然跑到望海台上,也不知他怎么上来的。

孟帅皱眉,先让冯源撤下来,离着海边远点,然后一指海面,道:“看吧――”

大海上,狰狞的恶龙浑身冒火正在急冲而来,这可怕的景象展现在眼前,危机自然降下,也不用孟帅多说了。

众人见了,都倒抽一口冷气,任盼盼道: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孟帅道:“我也不瞒你们,我们遇上强敌了。这是我建立神土以来,遇到最强的怪物。之前的神兽之战,你们也知道,失败的下场怎样,也不用我多说了吧?如果这一次失败的是我们,所有的一切,包括你我全都葬身大海。”

仿佛在为孟帅的话做注脚,一声咆哮穿过海岸,扑面而来。

那咆哮就像龙吟,充满威严,但比真龙的龙吟更霸道,戾气十足,充满攻击性。

是真真正正的攻击性,连孟帅心中都是一毛,仿佛被热气扑了一下,便有人抵受不住,连退几步,神色露出几分惊慌。

隔着这么远,众人都觉得浑身发烫,可见那火焰是多么强烈,若是近距离靠近,只怕有人的护体真气都要顶受不住。

想到面对如此强敌,不止一人面上露出了退缩之色。

孟帅呵呵一笑,道:“怕了么?”

他平时慈眉善目,甚少露出负面情绪,笑便是笑,很少用笑来嘲讽、恐吓。但今日一笑,连陈前都不由心中一凛,握住刀的手紧了一紧。众人更觉得有千斤巨石坠入心中,说不出和远处的恶龙相比谁更恐怖。

孟帅点到即止,收起笑容,没了之前的恐怖,却同样有不怒自威的气势,缓缓道:“怕是正常的,我也怕,我若不怕,就不会摇动铃铛,将大家叫过来。”

“我怕什么呢?我当然怕死,怕那个家伙冲上来,一把火把我烧成灰烬。”

“我更怕我胆怯。怕我后退一步,凶兽毁了我的家园。怕我一切努力付之东流。怕我失去了前进的勇气,胆气全灭,如丧家之犬,仓皇流离,生不如死。”

“我最怕我犹豫,进退不得,进则恐惧,退又不甘,糊里糊涂,束手待毙,成了庸懦之徒,我便不是我,不是孟帅,只是一个恰好和以前的自己重名的行尸走肉。”

“所以”他转过头来,看着所有人,“我请大家来,希望有人告诉我。此时此地,该冲上去?还是退下去?”

众人一阵沉默,片刻,一个灰发青年越众而出,道:“秋言愿追随主神,抵挡凶兽,守护家园。”

这句话说得情真意切,所有人中,唯有他是真正成长于黑土世界,也唯有他要守护自己出生成长的家园。

有他带头,无论其他人是否犹豫,都异口同声道:“愿追随主神。”

陈前淡淡道:“我就说么,怎么可能有人想跑?”

心中有犹豫的人齐齐打了个冷战。

孟帅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大家都有决心,我也绝不辜负。在我的能力范围内,不会叫大家送死。”

“我直言,这凶兽非我一人能对付,需要群攻。但也不是大家伙一起攻上去。一来要讲究策略,对付这等凶物,我们能依仗的,也不过是作为人的谋略和合作。二来,大地也需要值守。至少要保障战斗的余波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。还有……最后若不能保全,至少要保留火种。这个任务交给……段兄如何?”

宝宝拉肚子治疗方法
幼儿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
宝宝高烧不退怎么办
宝宝绿色大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